虛幻還是真實?

那福忠週一論壇   (August 1, 2016)


那福忠照片

   我們活在一個電腦模擬的世界裡,也就說我們四周的環境、用品、接觸的人,包括我們自己,全是模擬的、不是真的,就像科幻電影 Matrix(駭客任務、或黑客帝國)的情景。這是天才實業家 Elon Musk(線上付費 PayPal 創辦人、特司拉汽車與 SpaceX 創辦人兼執行長),最近在美國一個科技高峰會議 CODE 上說的,他沒說有多少機會我們會被模擬,只說不被模擬的機會只有十億分之一。他說希望他的預估成真,否則世界即將停擺。


(虛幻還是真實?圖片取自網路)

   這聽起來很玄,但他一步步的解釋。他說四十年前我們僅有電視乒乓球遊戲,兩個框框、一個球,是當時最流行的電玩,但四十年以後,有了 3D 高質畫面的模擬電玩,也允許百千萬人同時遊戲,且每年改進,加入虛擬實境 (VR),虛實合併的擴增實境 (AR、如現在瘋迷全球的 Pokemon GO),以及以後發明的更先進技術,發展到最後,電玩將與真實世界結合,無法分辨。

   當電玩與真實世界無法分辨,擴增實境又能讓我們自由進出電玩,那我們仍活在基本的真實世界底層的機率,也就是不活在模擬世界的機率,似乎僅有十億分之一。我們要期望能活在模擬的虛擬世界,因為文明會因此持續進展,否則的話,我們的文明即將停止。被問到我們現在是否已經活在模擬的虛擬世界,他說:可能是。

   我們活著的世界,是真實、還是虛幻,從古代的哲學家到現在,一直是討論的議題。但近年超能量的電腦與人工智慧的出現,有了新的概念,因為模擬確實可以很容易的製作,英國哲學家 Nick Bostrom 就抱持這個看法,他在 2003 年「哲學季刊」發表的一篇文章,就做了這樣的假設。

   他說,電腦的功能會越來越強,有一天強到可以細膩的模擬真實世界,甚至模擬人類,如果這樣的模擬快速增加,再假設被模擬的人類細膩到有了知覺與意識,長久下去,那這些活在模擬世界裡的模擬人的意識,不太可是我們原始的生物意識,反而是模擬他們的人的意識,在這樣模擬與現實混雜的環境,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極可能也是被模擬的一份子。

   當然持反對意見的人不在少數,英國 Edge Hill 大學電腦資訊教授 Mark Robert Anderson 就是其中之一。且不論學者的哲學論述,用電腦模擬這麼大的系統,包括實體世界每一物件的細節與彼此的關連,所需要的電腦能量難以估算,甚至擴充到量子力學,才能模擬一個城市數以億計的互動,所以這麼大規模的模擬幾乎不可能。即使有這樣的電腦來模擬我們的存在,也會出現與現實世界不符的缺陷,例如不同倍數望遠鏡觀測星星,就會出現有看不見的時候。

   但 Musk 有些構思的確可以在不遠的未來出現,其中之一就是人與機器的介面,藉一般的穿戴就能獲取資訊、與外界聯繫,或是助理性的醫療服務,植入智慧晶片到腦部來刺激癱瘓的四肢。擴增實境的繼續發展,會把我們帶進緊密連接的領域,把虛擬環境的數位展現,反映到現實的世界,讓我們更了解如何運用資訊來幫助我們。但擴增所帶來的「實境」,仍是建立在真實世界的基礎上。

   很多人認為,人類可以藉技術的進展,把實體型態轉換成數位,包括人的大腦,上載到超級電腦,只要不關機,就可以永久活在虛擬世界,做任何想做的事。天才發明家、Google 的首席工程師 Ray Kurzweil,就預估人腦上載到電腦,最快在 2045 年就會實現。劍橋大學 Robin Hanson 教授在他的新書 The Age of EM 裡戲劇化的描述,那時候全部的工作都被沒有軀體的數位頭腦掌控,在一個城市大的電腦雲端之下,模擬運作。

   這種可能性有多大?英國 Sheffield 大學 Richard Jones 教授說技術有困難。我們的腦子有 860 億個細胞相互以神經連接,來複製這一結構,先要繪製結構圖,複雜的程度遠遠超過今天技術的負荷,以今天電腦與影像技術的發展速度,幾十年後或可以複製一個死腦的一小部份。退一步,即使畫出一張活人腦子的「線路圖」,我們還要量化腦細胞之間的動作,那是分子結構的層次,我們還不確知腦子裡有多少個分子,更不用說那一個分子掌管什麼功能。

   技術的困難可以導致觀念的困難。我們固然可以模仿一部份人腦的功能,但並不代表可以模仿整腦的運作思維,何況再強的電腦,也不可能模仿腦子個別分子的層次,所以模仿腦子,僅能從複雜的分子結構以抽象的數位與邏輯表示。我們了解現在的電腦,但不必了解每一零件的電流與電壓,以及每一個電子的運作,因為我們設計了電晶體,清晰的從電路映射到 0 與 1 的邏輯。但從來沒有人設計腦子,所以沒有理由期望從一個簡單的「腦圖」,就能對應到電腦的數位邏輯。

   Richard Jones 教授最後對所謂的超人類、大腦數位上載永生的說法,認為是宗教的思維加上科學的語言,足以干擾科學發展的優先順序,大腦上載的幻想,絕不是科學發展的未來。

   本篇文稿介紹了幾位重量級科技人物對人類未來的看法,們聽起來有脫節現實的趣味。其實,無論我們活在模擬的世界,或是活在生物演進的真實世界(如果生物的真實世界不是另一個模擬的話),相信都會找到適者生存的法則。人類的久遠未來,還是讓科學家們去顧慮、去辯論好了!。




請寫信給我 frank.na@gmail.com